中文 | English

数祺科技CEO蒋佳成:建立一套我们自己的标准

  4D不是一个新生词汇,对于观众并不陌生,很多人在游乐场、科学馆等场合体验过4D,但很少人看过一场完整的4D电影——因为4D影厅太少了。在影院高速发展的大环境下,4D产业似乎有着空前的机会,数祺科技总经理蒋佳成也有一套他自己的生意经。

  “你们可能不知道,今年7月习近平出访巴西,在罗德岛经停,后来我的客户告诉我,习近平去参观了他们影院,4D厅用的座椅就是我们数祺的。”在数祺科技位于广州的总部,我们刚一落座,蒋佳成就迫不及待道出了这个趣闻,脸上则是难掩的民族自豪感。

  

  谈市场:四年打入四十个国家

  4D电影的核心是震动座椅,早期是波音公司开发,应用在VR系统里,用来模拟逼真的驾驶环境,培训飞行员。后来美国一家做液压器材的公司将液压技术和座椅相结合,提供给迪斯尼,4D电影开始在主题乐园普及开来,正式从航空落地到娱乐产业。而进入影院,则要更晚,近几年才风靡起来。

  蒋佳成进入这个行业已经有七年的时间,早年在北京一家公司,由于业绩突出,入职第二年就升任项目经理。但他注定不是一个循规蹈矩、安于现状的人,他一直没有停止对这个行业的思考和观察。4D的应用场合,除了人群流动性极大的主题游乐园和科展馆外,4D体验馆、独立的4D主题影院等门可罗雀,并不具备持续发展的空间。究其原因,最大的瓶颈在影片,影片数量少、题材单一,很难吸引观众二次消费。因此在2007年底,蒋佳成开始筹划将4D元素融入到主流影院中。这个行业的很多公司都在珠三角,便于产品的制作和出口。蒋佳成索性辞职,只身南下广州,创办了数祺科技。

  成立于2011年底的数祺科技算是一家年轻的公司,用蒋佳成自己的话来说,是“想法很多,但钱不多”,但他脑子里的想法是最值钱的,数祺科技凭借有自己专利的核心技术和外观设计,将产品出口到了40多个国家,包括硝烟弥漫的巴勒斯坦和伊拉克,并培养了八家代理商,他们除了销售产品外,也为海外客户提供售后服务和影片脚本。

  在影院方面,离蒋佳成的预期还有很大的距离,全国配备4D厅的影院不足100家,数祺的份额不足10%,数祺科技的产品80%都是出口销售,和国内银幕数量逐日猛增的现状相比,4D的发展没跟上节奏,但这也意味着面前是一片蓝海,未来大有可为。

  谈产品:专注做4D座椅

  数祺科技成立至今,一直专注于开发4D座椅,蒋佳成介绍说,数祺具备技术研发实力,4D座椅的核心部件和电路板等都是自己研发,产品的外观、造型也都由自己设计,并且每一款都申请了专利。

  数祺目前主推的是针对影院开发的4D座椅,而按照不同应用场合,划分有七八个种类,包括影院、游乐场、小型影吧等。全系产品都采用电动,清洁、环保,并且运动效果也更好。电动座椅一直以来相对于其他动能价格都高出很多,数祺经过技术改良,大幅的降低了产品的生产成本,只比气动的高30%左右,有效降低了影院建设成本。

  由于产品出口比例大,因此数祺科技在产品质量和安全性上都有非常高的标准,在功耗上有智能节电模式,根据运动量的大小来调节功耗;安全性方面更是完善了每一个细节,出现突发情况,座椅突然断电,会有保护系统令座椅静止不动,避免对观众造成伤害。

  数祺科技的产品要远比一般的座椅复杂的多,除了座椅的运动系统外,还有4D播控系统,影院在日常维护上的成本也会相应增高,运动结构需要定期做保养。数祺科技就此推出一项计划,每个半年的时间为客户做免费保养,客户只需要承担工程师的差旅费和配件费,这在业内尚属首家。国外的用户,售后服务由代理商负责,也可以通过网络视频解决,每一个产品都有唯一编号,只要获知产品编号系统就能查到相应的部件型号,便于及时找到问题并快速解决。

  谈技术:我们一直很专注

  2007年蒋佳成想把4D带进影院,他是最早产生这种想法的人,在国内并没有可以学习和借鉴的公司和案例,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,一点点尝试。一开始就碰到了困难,当时电影院数字机还没有普及,影院用的普遍还是胶片放映机,一场电影放完,需要用独立的倒片机把胶片倒回来再重头播放。而4D座椅的响应是数控的,如何将模拟信号的胶片和数字信号的座椅对接?蒋佳成带着他的团队开始了很长时间的磨合,一开始是想到在胶片上打识别码来做到同步,但电影胶片拷贝放映档期结束后要回收,不能破坏,最后想到的方法是让胶片拷贝去控制4D座椅的计时系统,让双方的时间轴同步。

  攻克了胶片放映机,到了数字机时代,数祺科技已经将4D放映技术掌握的很成熟了,谈到现在和影院的对接,蒋佳成透露出十足的信心和一脸轻松,之前最大的障碍是同步问题,现在有了TMS识别码,服务器会把TMS码输出给我们,其中包含时间信息,能够和4D系统做到精准匹配。说到这,蒋佳成还不忘强调,这方面的技术,他们也申请了专利,国内掌握这方面核心技术的公司并不多。

  系统的兼容性也比较重要,毕竟影院使用服务器的品牌和型号不尽相同。蒋佳成介绍,从服务器品牌来说,GDC、Doremi、Dolby都没问题,数祺科技的系统是基于美国的标准开发的,理论上说只要是通过广电总局审核的服务器都没问题,而在功能上,数祺有专门的技术团队,为功能实现提供最大的自由度。

  另一方面是影片脚本的设计。目前影片发行的拷贝没有4D版本,只能自己编写脚本,这同时决定了4D厅是否有足够的放映数量。在影片选择上,基本国外引进的3D片都会囊括其中,国产3D电影也逐渐多了起来,通常动作片也都会编写脚本。对于国外的客户,数祺科技将技术授权给他们,由客户自己设计脚本。

  谈发展:建立一套我们自己的标准

  有一种说法,小公司做市,大公司做势。数祺科技的公司规模在同行中并不算大,但并不能否定这是一家“大”公司,因为蒋佳成有着成熟企业家的姿态和思维,对4D行业的发展,有一套宏伟蓝图。

  蒋佳成对未来的发展立足长远,因此他最重视技术,这是在采访中谈的最多的话题。在蒋佳成看来,只有掌握核心技术,才能有更多的主动权和创作空间,也能够和影院的放映系统做更多的匹配和对接。他的远期规划是出资从影片在发行环节就能有4D拷贝,即便数祺科技自己没有那么大的体量,也可以开放给其他设备厂商使用,目的是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。

  中国加入WTO十多年,正在以越来越开放的姿态面对文化产业,进口片的数量逐年提升,在4D产业,蒋佳成也做了很多的调查,他预测很快美国、韩国的公司就会进入中国,这对于像数祺科技这样的民族品牌将是极大的挑战,因此当下迫在眉睫的是大家应该联合起来,设定4D产业标准,掌握主动权,如果不走这一步,再晚两年的话,国外品牌全面进入中国,就会变得非常被动。

  尽管4D在影院领域发展较缓,但蒋佳成还是持有很乐观的态度。之前4D一直是以景区和主题公园为主,现在电影院慢慢多起来,数祺科技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打开影院市场,现在已将影院列为发展重点,并很看好尚属空白的三四线城市,认为会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。理由是一二线城市的观众已经培养起了观影习惯,三四线城市的观众对4D有新鲜感,受先入为主的影响,会更容易接受。针对这一块的市场,数祺会采取更多的销售模式,如票房分成等,为电影院分担投资风险。

  最后谈到发展目标,蒋佳成变得谨慎起来,他表示在2015年内有望做到30家影院,目前也正在积极接洽某些院线,希望能达成合作,但他最关心的,还是希望能在三年内把行业标准推出来,这样才能有更长远的发展。








分享到: